当前位置:首页 > 成人及社区教育

成人及社区教育

研究 | 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探索实践及政策建议

发布者: 吉祥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 2017-08-30 浏览次数:

2017-08-10 中国职业教育

一、引言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城市化步伐的加快以及第二、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农村人口开始大规模向城市转移,农村地区关键农时缺人手、现代农业缺人才、新农村建设缺人力等问题开始日益突显,成为制约我国农村和农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进而引起了国家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以壮大新型农业农村人才队伍。同年8月,国家出台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方案》,开始布局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试点工作。20136月,农业部印发《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正式实施。到2015年,我国共确定了4个整省、21个整市和487个示范县作为试点地区,试点范围逐渐扩大。农业和农村发展的现实需要,国家政策的持续推动,使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成为社会各界的关注焦点,很多学者开始就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相关问题展开了研究,同时各地区也开始进行积极探索,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

 

第一,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存在的问题。陈胜祥和刘雅晶认为,新型职业农民的含义和培育路径存在偏见,新型职业农民所从事的行业不应仅限于农业,因此应对相关制度进行改进。在培训体系方面,很多学者认为现阶段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体系主要存在培训对象标准度低、培训内容针对性不强、相关推广服务体系不完善、培训资源分配和使用不合理等问题(高杰和王蔷,2015;张胜军等,2014);王丽萍等(2015)通过对攀枝花地区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分析,认为培训对象缺乏针对性、培训资源分散、培训体系缺乏统筹及长远规划等问题较为突出。

 

第二,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对策措施。朱启臻(2012)认为,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与发展需要特定的制度和社会环境,例如,明确的农村产权制度和土地流转制度、充分的社会尊重、良好的学习氛围以及城乡一体化要素流动环境;朱奇彪等(2014)采用定量分析,对种植业农户参与技能培训的意愿及影响因素进行了分析,发现性别、收入、政府培训补贴等对参与培训意愿具有显著影响,并建议有针对性地加大宣传力度和投入力度;田英和安宝洋(2015)借鉴发达国家农民职业教育的特点,结合我国实际,建议推行整体性教育、拓宽知识面、强化实践教学和建立能力认可机制。

 

第三,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地方行动。国家层面的大力推动,也激起了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很多地区开始构建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相关制度体系和政策措施。例如,陕西省明确了整省推进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工作机制,实行精细化管理,建立相关领导小组,明确工作责任;陕西安康市通过整合教育资源,探索出培训学校与企业、农业园区、合作社相结合的培训模式;福建龙岩市为加强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出台了有效的财政支持政策,并建立了担保基金、新型保险等配套政策;江苏泰州市确定培训内容,培训形式多样化,同时建立完善规章制度并进行政策扶持。

 

综上所述,现有研究和地方实践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由于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还处于试点阶段,有必要对试点地区的典型做法和成功经验进行总结梳理和剖析,为进一步完善培训体系提供参考。本文通过对西部地区4个试点县(市)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的实地调查,从宣传方式、对象甄选机制、师资与课程体系、本地资源利用等方面对各地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典型经验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并提出了针对性的对策建议,对进一步完善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体系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对试点地区实践经验总结分析,也为其他地区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提供了借鉴和参考价值。

二、调研地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概况

 

通过分析西部各地区新型职业农民试点工作的开展情况,选择了四川省两个县级市阆中市和崇州市、陕西省靖边县、甘肃省武山县作为调研地。其中,阆中、崇州、靖边均为国家级新型职业农民培训试点县(市),武山为甘肃省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示范县。4地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方面各具特色,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四川省阆中市于2013年开始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该地区结合建设生态休闲农业示范市这一总体目标,主要挑选专业大户、大学生村官、合作社组织骨干等为学员,并采用“半农半读,送教下乡”的教学方式开展培训工作,已开设了水果、蔬菜、观光农业等众多类型的培训班。截至2015年,全市已累计培训新型职业农民4350人,其中,取得初级职业农民证书4105人,中级职业农民证书233人,高级职业农民证书12人。

 

甘肃省武山县于2014年开始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武山是全国著名的蔬菜大县,对新型职业农民的急迫性和需求性更加强烈,但开展初期经验缺乏,且面临着资金不足、农民认识程度不高、甄选难度大等困难。通过积极探索,在宣传方式、甄选机制等方面也取得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截至2015年,全县已累计培训新型职业农民262人,其中取得初级职业农民证书222人,中级职业农民证书36人,高级职业农民证书4人。

 

陕西省靖边县于2012年被列为全国100个首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示范区。靖边县先后出台了《靖边县新型职业农民“一对一”帮扶办法》《靖边县新型职业农民“九免九补五优先”鼓励奖励办法》等政策措施,逐步建立起了县、乡、村三级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体系。截至2015年,全县已累计培训新型职业农民800人,其中,取得初级职业农民证书607人,中级职业农民证书84人,高级职业农民证书8人,另有拟定高级职业农民24人。

 

四川省崇州市于2012年开始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崇州市立足自身实际,大力培育以农业职业经理人为特色的新型职业农民,形成了在国内一致受到赞誉的“崇州模式”,农业职业经理人模式受到了广泛认可。截至2015年,全市已累计培训新型职业农民5960人,其中农业职业经理人达1460人。

 

三、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宣传方式

 

各地结合当地特点和对象偏好,在宣传方式上逐渐形成了一些特色,分别采用了多渠道综合性宣传、针对性宣传、“榜样”宣传和下乡入户面对面宣传的宣传方式或手段(表1)。

 

第一,多渠道综合性宣传。靖边县实施以政府为主导、各涉农企业协助的形式进行培训宣传。在具体方式上,综合采用了乡镇及村的宣传栏、宣传手册、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直通车下乡、各涉农企业动员员工等多种形式。

 

第二,针对性宣传。阆中市在匹配本地发展战略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人们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缺乏了解认识、参与积极性不高、培训成本以及需要短期内见成效等因素,在宣传上采用重点对象针对性宣传的策略,即以种养大户、 家庭农场主、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的骨干为重点对象,进行针对性宣传。

 

第三,“榜样”宣传。崇州市在新型职业农民的宣传方面,十分注重发挥成功榜样的示范带动作用,通过宣传已取得显著业绩的新型职业农民,来提高培训的影响力和吸引力。这种宣传方式更加形象、生动、有说服力,能有效提高农民的参培积极性。

 

第四,下乡入户面对面宣传。武山县利用其培训机构多元化的优势,由农广校、畜牧局及其他农业培训机构工作人员主动深入到乡村,与农民进行面对面交流,详细介绍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相关信息。尤其是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多采用入户交流宣传方式,选择一些优秀农民代表作为重点对象,并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与其保持联系和沟通,取得了良好效果。同时,政府也采用宣传栏、广播等方式进行配合。

 

 

四、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对象甄选方式

 

培训对象的选择对培训成效有重要影响,各地因而在对象甄选上也进行积极探索(表2),其中,阆中和崇州都选择了特定对象作为培训对象,武山县采用逐级推荐的办法,而靖边县则制定了较为详细的标准,只有具备一定条件的人员才能报名参加培训。

 

(一)标准化

 

靖边县在报名时采用自愿报名的方式,但制定了相应的拟参培人员筛选标准。最初要求参培农民必须具有初中以上学历、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和年龄在18岁到65岁之间。随着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的不断摸索,后来在原有甄选标准之上又加入了参培人员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农业和喜欢从事农业生产等条件。这表明,该地区甄选对象上基本实现了标准化和细致化。

 

(二)推荐制

 

武山县在甄选对象上实行推荐制,通过逐级推荐甄选出最终参培人员。首先由基层工作单位向乡镇政府推荐具有高学历、高素质、热爱农业的农民或者农业生产大户,经乡镇政府再次审核筛选后报送县农广校等培训机构,最后由培训机构综合考察并确定最终参培人员名单。此外,若有农民通过上述程序未获得成功推荐,但又确实具有丰富的农业生产经验、十分热爱农业生产并有一定的知识水平,经申请,培训机构可通过综合考察决定是否适合参加培训。

 

(三)精准式

 

四川省阆中市和崇州市都采用了精准式甄选方式,培训对象主要以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主、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的骨干力量为主。这主要是考虑到,一方面,这部分群体的文化水平相对较高,对农业知识、技能的接受能力较强,同时具有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经验;另一方面,通过这一群体的示范带动作用,以点带面,有利于进一步提高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并带动更多的人参与农业生产。

640.webp (42)

IMG_257

本文节选自《中国职业技术教育》杂志,路征等《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的探索实践及政策建议》一文,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